七故事網,每天都有好故事! 兒童故事大全 - 兒童睡前故事,幼兒睡前小故事,童話故事在線閱讀 - 七故事網
你的位置:首頁 ? 一千零一夜故事全集 ? 漁翁、魔鬼和四色魚的故事

漁翁、魔鬼和四色魚的故事

發布:2015年10月1日 | 一千零一夜故事全集 | 人瀏覽

  漁翁和魔鬼

  很久以前,有個上了歲數的漁翁,每天靠打魚維持生活。老漁翁一家除了老婆之外,還有三個兒女,都靠他供養,因此家里很貧窮,生活困難。他雖然以打魚為生,可是有個奇怪的習慣,每天只打四網魚,從來不肯多打一網。

  有一天中午,老漁翁來到海濱,他放下魚籠,卷起袖子,到水中去布置了一番,然后便把網撒在海里,等了一會兒,他開始收網。魚網很沉重,無論他怎么使勁也拉不上來。他只好回到岸上,在岸邊打下一根木樁,把網繩拴在樁上,然后脫下衣服,潛入海底,拼命用力,最后終于總算把魚網收了起來。然后,他歡天喜地地回到岸上,穿好衣服,朝網里仔細打量。網里卻只有一匹死驢子,魚網也給死驢弄破了。

  看見這種情況,他感到沮喪,嘆道:“毫無辦法,只盼萬能之神安拉拯救了。網起這種東西,可真是奇怪呢!”于是他吟道:

  “黑夜喲!在死亡線上奔波的人呀,

  你別過分操勞,

  衣食不是只靠勞力換來的呀。

  難道你不曾看見,

  在星辰輝映下的海空下面,

  漁夫站立在海濱,

  凝視網頭——

  波濤沖刷著他?

  夜里,他守著網和魚。

  清晨,

  不受寒風侵襲的人卻享用魚肉。

  主宰呀,

  你給這個人享受,

  叫那個人哭泣;

  你叫這個人辛勞,

  卻讓那個人享受……”

  吟罷,漁翁心情郁郁地自語:“再打一網吧。托安拉的福,我也許會得到報酬的。”

  漁翁整理一番東西,擰干網,帶到水中,一邊說:“憑著安拉的名義。”一邊把網撒入海中。待網落到海底好一會兒后,這才動手收網。這次網卻更重,好像已經捕到大魚。他系起網繩,脫掉衣服,潛入海底,費盡心機把網弄上岸來。然而一看,里面卻只是一個灌滿泥沙的瓦缸。

  他感到非常痛苦、絕望,怨憂地吟道:

  “暴怒的命運喲!

  你為何不肯止住,

  能溫和些嗎?

  我奔走忙碌,

  但衣食之源卻已斷絕。

  許多粗魯、愚昧之徒啊,

  飛黃騰達,

  知書識禮的人啊,

  卻一文不名。”

  漁翁不甘心,拋掉了瓦缸,清洗了魚網,擰干水,向著上天祈禱一番,然后又一次下到水中,撒下網,緊緊地拉著網繩。網兒落入水中多時,他才開始收網,可是這次網收起來,卻全都是破骨片、碎玻璃和各式各樣的貝殼。這使老漁翁憤恨極了。他忍不住哭泣,傷心地吟道:

  “這就是你的衣食,

  不受你的約束,

  不讓你生存。

  記住!學問不會給你衣服,

  書法不能供你飲食。

  衣食是命運注定的,

  沒有空子可鉆。

  一只鳥兒翱翔、盤旋,

  從東飛到西;

  另一只安睡窩巢,

  卻享受豐衣足食的生活。”

  他抬頭望著天空,說道:“安拉啊!我每天只打四網魚,您是知道的。今天我已打過三網了,可仍然沒有打到一尾魚兒。安拉啊!求您把衣食賞給我吧,這可是我最后一網了。”

  他念叨著萬能之神安拉的大名,把網撒入海中,等它落到水底好一會兒,才動手收網,仍然拉不動,網兒好像和海底連成一體似的。他嘆道:“毫無辦法,只盼安拉救助了。”

  于是他吟道:

  “呸,這個世道!

  長此下去,

  我們會在災難中叫苦,

  在這樣的時代,

  你縱然平安度過清晨,

  夜里便會飲痛苦之酒。”

  漁翁脫下衣服,潛到水里,摸索努力了一番,終于把網從海底弄出來。打開一看,這回里面是個膽形的黃銅瓶。瓶口用錫封住,錫上印著蘇里曼·本·達伍德①的印章。

  望著膽瓶,漁翁喜笑顏開地自語道:“這個瓶兒拿到市上,準可以賣十個金幣呢。”

  他抱起膽瓶搖了一搖,膽瓶很沉,里面似乎裝滿了東西。他自言自語地說道:“這個瓶里到底裝的是什么?憑安拉的名義起誓,我要打開看個清楚,然后再拿到市上去賣。”他抽出身上的小刀,慢慢剝去瓶口的錫,然后把瓶倒過來,握著瓶頸搖了幾搖,以便把里面的東西倒出來。可卻什么東西都沒有,漁翁感到非常奇怪。

  等了一會,瓶中冒出一股青煙,飄飄蕩蕩地升到空中,繼而彌漫在大地上,逐漸又收縮成一團,這股青煙最后凝聚成一個魔鬼。他披頭散發,身高如山,站在漁翁面前:堡壘似的頭顱,鐵叉似的手臂,桅桿似的雙腿,山洞似的大嘴,石頭似的牙齒,喇叭似的鼻孔,燈籠似的眼睛,奇形怪狀,既兇惡又丑陋。

  漁翁被這個魔鬼的怪樣子嚇得全身發抖,磕著牙齒,口干舌燥,哆哆嗦嗦,呆呆地不知怎么辦了。一會兒,他聽見魔鬼說道:“安拉是唯一的主宰,蘇里曼是他的信徒。安拉的使者呀!我再也不敢違背你的旨令了。饒恕我吧。”

  “你這個叛徒!你說蘇里曼是安拉的信徒。”漁翁道:“蘇里曼已經過世一千八百年了,現在已是蘇里曼身后的末世紀了。你這奇形的魔鬼怎么會鉆在瓶里呢?告訴我吧。”

  “安拉是唯一的主宰!漁翁,我給你報個喜吧。”

  “你要給我報什么喜?”

  “什么喜?我要馬上狠狠地殺死你呀。”

  “我把你從海里打撈到陸地上,從膽瓶中釋放出來,救了你一命,你為什么要殺我?難道我救你犯了什么罪過嗎?”

  “告訴我吧,你希望選擇什么死法?希望我用什么方法處死你?”

  “我到底犯了什么罪,你要這樣對待我呢?”

  “漁翁,你聽一聽我的故事,就會明白了。”

  “說吧,告訴我吧,難道我的靈魂沉到腳底下去了?”

  “漁翁,你要知道,我本是邪惡異端的天神,無惡不作,曾與大圣蘇里曼·本·達伍德作對,違背他的教化,因而觸怒了他。他派宰相白魯海亞把我捉了去。當時大圣蘇里曼勸我皈依他的教化,可是我不肯,于是他吩咐拿這個膽瓶來,把我禁錮起來,用錫封了口,蓋上印,然后命令神們把我投進海里,不得出頭。我在海中沉悶地度日。第一個世紀的時候,我私下想道:‘誰要是在這一百年里解救我,我會報答他,用我的能力使他終身榮華富貴。’可是一百年過去了,沒有人來救我;第二個世紀,我說道:‘誰要是在這個世紀解救了我,我會用我的能力,替他開發地下的寶藏。’可仍然沒有人來救我;第三個世紀,我想:‘誰要是在這個世紀解救我,我會報答他,滿足他的三個愿望。’如此,整整過了四百年,始終沒有人來救我。這時候我非常生氣,發誓道:‘誰要是在這個時候來解救我,我要殺死他,不過我可以讓他選擇死法。’而你卻正是在這個時候救了我,因此我要殺死你,但我讓你自己選擇死的方式。”

  “啊!天啊!我怎么會在這個日子來解救你呀!請你饒恕我吧。你不殺我,萬能之神安拉會饒恕你。他會幫助你戰勝你的仇人呢。”

  “我非殺你不可!告訴我吧,你希望怎么死?”

  “我救了你的命,難道你就不能看這點情面饒了我嗎?”

  “正因為你救了我,我才要殺你哩。”

  “魔爺,我好心對待你,你卻這樣報答我?唉!古人的話確實是正確的:

  我們對他們做了好事,

  他們卻以怨報德。

  用我的生命起誓啊,

  這是娼妓的行為。

  對不該行善的人行善,

  結局將像保護豺狼一樣悲哀。”

  “別多說了!你是非死不可的。”

  漁翁絕望之余,心想:“他不過是個魔鬼,而我是堂堂的人類。萬能之神安拉給了我人的智慧,我應該用計謀對付他呀,我將以計謀和理智,壓倒他的妖氣。”于是他對魔鬼說:“你真的一定要殺我嗎?”

  “不錯。”

  “我以萬能之神安拉的名義求你,我來問你一件事,你必須說實話。”

  魔鬼一聽安拉的大名,頓時驚惶失措,顫抖不已,說道:“好的,你問吧,說簡單些。”

  “當初你是住在這個膽瓶里的,這真是奇怪極了。這個膽瓶,按理說它連你的一只手也容納不了,更容納不了你的一條腿,它是怎樣容納你這樣龐大的身體的呢?”

  “你不相信當初我就在這個瓶子里嗎?”

  “我沒有親眼看見,絕對難以相信。”

  這時候魔鬼就得意起來,他搖身變為青煙,逐漸縮成一縷,慢慢地鉆進了膽瓶。

  漁翁等到青煙全都進入瓶中,就迅速拾起蓋著印的錫封,塞住瓶口,然后大聲說:“告訴我吧,魔鬼,你希望怎么死法?現在我決心把你扔到海里,并且要蓋間房子,在這里住下,從此不讓人們在這塊海面打魚。我要告訴人們,這里有個魔鬼,誰把他從海里打撈出來,就必須自己選擇死亡的方法,被他殺害。”

  魔鬼的身體禁錮在瓶中,要脫身而出,卻被蘇里曼的印章擋住,無法再回到外面來,這才知道自己受了漁翁的騙,驚惶之余,他說道:“漁翁,我是跟你開玩笑的。”

  “下流無恥的魔鬼呀!你這樣說謊真是可笑。”漁翁把膽瓶拿到岸邊,準備扔到海里去。

  “不,我不敢說謊。”魔鬼盡量表示謙和,說好話,繼而問道:“漁翁,你打算怎么處置我呢?”

  “我要把你扔到海里。如果說你在海里才住了一千八百年,那么這回你會住到世界末日的。我對你說過,如果你不殺我,安拉會寬恕你,幫助你戰勝仇敵,你卻不聽我的勸,非以怨報德不可。如今安拉叫你落到我手里,我就絕不會跟你講仁慈了。”

  “饒了我吧,讓我好好地報答你。”

  “該死的魔鬼喲!你還想欺騙我呀。假若你不存心危害我,萬能之神安拉一定會饒恕你的。可是你一心一意要害我,我當然要把你裝入膽瓶,拋入大海,悶死你呀!”

  魔鬼哀求道:“憑安拉的名義,你不能這樣做!我雖然做了違背良心的事,但你是善良的人類呀,你應該原諒我。古人說得好:作惡者以怨報德,他的壞行為將使他自食其果。”

  “你別說了,我一定要把你投入海里,讓你永遠沒有出頭之日。當初我那樣對你苦苦哀求,低聲下氣,你卻一定要殺我。我解救了你,救了你一命,你卻以怨報德,非殺我不可,可見你是壞透了。我不僅要把你扔進大海,而且要把你的壞行為告訴人們,讓人們警惕,免得一旦打撈著你時,犯和我一樣的錯誤。我要叫你永生永世,沉入海底,遭受種種痛苦,直到世界末日。”

  “漁翁,放我出來吧。這正是你講仁義的機會呢。我向你賭咒,今后我絕不危害你,而且還要給你一樣東西,它能使你發財致富。”

  漁翁終于被魔鬼說動,接受了魔鬼的要求,他們約定:漁翁釋放魔鬼,魔鬼不可危害漁翁,而且要以他的能力報答漁翁。

  魔鬼以安拉的大名發過誓,漁翁終于相信了他。漁翁打開瓶口,那一股青煙又從瓶中冒了出來,飄飄蕩蕩地升到空中,逐漸匯集起來,變成那個猙獰的魔鬼。魔鬼一脫離膽瓶,立即一腳把膽瓶踢到了海中。

  漁翁見魔鬼把膽瓶踢到海中,吃了一驚,認為這回自己非受害不可了,暗自嘆道:“這不是好兆頭呀!”繼而他鼓起勇氣說:“魔爺,安拉說過:‘你應踐約,因為約言將是要受審查的。’你同我有約在先,發誓不欺騙我,你不違約,安拉就不會懲罰你。因為安拉盡管寬容,卻從不疏忽大意。”

  魔鬼哈哈大笑起來。

  笑畢,他拔腳向前走,邊走邊說道:“漁翁,跟我來吧。”

  漁翁和四色魚

  漁翁顫顫兢兢地跟在魔鬼后面,他不相信自己能夠脫險。他們徑直向前,經過一片片郊區,越過一座座山嶺,來到一處寬闊的山谷,谷底有一個清澈的湖泊。

  魔鬼涉水入湖,對漁翁說:“隨我來吧。”于是漁翁跟著魔鬼下湖。

  魔鬼站在下邊,吩咐他張網打魚。漁翁低頭一看,只見湖底游著白、紅、藍、黃四色魚兒,不覺異常驚訝。于是取下網,撒在湖中,一網下來,打了四尾魚,正好每種顏色的魚各一尾。

  漁翁看著網中的魚,感到十分高興。

  魔鬼對他說:“漁翁,你回去的時候,把魚送到宮中,獻給國王,他會使你發財致富的。以安拉的名義起誓,現在我只能用這個方法報答你,請原諒吧。我沉在海中足足等了一千八百年,才得見天日,應該報答你。今后你每天只消來湖中打一網魚給國王,不要貪心。現在,安拉會保佑你的。”

  魔鬼說罷,一頓足,地面裂開,便陷進去不見了。

  漁翁帶著四尾魚回城,一路上想著跟魔鬼打交道的經過,感到十分離奇。

  他回到家中,取了個缽盂,裝滿一缽水,把魚放入缽中。魚兒得水,活躍起來,在缽中游來游去。他按照魔鬼的吩咐,用頭頂著缽盂,送魚進宮。國王看了漁翁進貢的四色魚,非常驚奇,他可是生平頭一次看見這種魚。他吩咐宰相:“把這幾尾魚交給女廚子,讓她認真煎吧。”

  原來宮中有個善于烹調的女奴,是三天前希臘國王當禮物送來的,國王還不知道她的本領。他讓女廚子煎魚,以便試驗她的手藝。

  宰相把魚帶到廚房,交給女廚子,說道:“今天有人送來四尾魚,獻給國王,主上希望你展露你的技藝,認真烹飪出來,讓國王愉快地享受吧。”

  宰相吩咐完后,回到國王面前。國王命令他賞漁翁四十個金幣,宰相遵命賞賜漁翁。漁翁領到賞錢,高興萬分,踉蹌著跑回家中,快樂得一會兒坐下,一會兒站起,還以為自己是在夢中。他用賞錢買了生活必需物品。

  當天夜里,漁翁全家歡樂地過了一夜。

  宮中的那個女廚子按國王的旨意,動手將魚剖洗干凈,支上煎鍋,然后把魚放入鍋中去煎。煎完了一面,她開始翻魚,準備煎第二面。這時,廚房一邊的墻壁突然裂開一條口子,里面走出來一位十分美麗動人的妙齡女郎,女郎身披一條藍色絹織的圍巾,戴著漂亮的耳環,臂上戴著手鐲,指上戴著珍稀的寶石戒指,手中握著一根藤杖。

  女郎把藤杖的一頭戳入煎鍋,說道:“魚啊!還記得舊約嗎?”

  女廚子被這種情景嚇得昏了過去。女郎一次又一次重復她的問話。這時,煎鍋中的魚兒突然一齊抬起頭來,清楚響亮地回答道:“是的,是的。”接著吟道:

  “你若反目,

  我們也反目;

  你若履約,

  我們也履約;

  你若拋棄誓言,

  我們也奉陪著。”

  魚兒吟罷,女郎用藤杖一下掀翻煎鍋,又從墻縫走回原來的地方,接著廚房的墻壁便合攏,恢復了原狀。

  女廚子慢慢蘇醒過來,睜眼一看,四尾魚全都燒焦了,枯如木炭。她吃驚之余,嘆道:“第一次出征,槍桿卻先折斷了。”她又急又氣,又昏了過去。

  這時候,宰相來到廚房,見女廚子昏迷得不省人事,便用腳踢了她一下。女廚子醒過來,哭泣著,把事情的原委詳細地告訴宰相。宰相聽了,感到驚奇,說道:“這真是一樁奇怪的事情呢。”

  于是他立刻派人把漁翁叫來,大聲喝道:“漁翁!把你上次送來的那種魚兒給我再拿四尾來。”

  漁翁來到湖中,下了網,又打了同樣的四尾魚,惶惶恐恐地送進宮來。宰相又一次把魚送到廚房里,仍然給女廚子,說道:“當著我的面煎吧,讓我親眼看看這種怪事。”

  女廚子把魚剖洗干凈,架上煎鍋,把魚放在鍋里。這一次才剛開始煎魚,墻壁馬上裂開了,那個女郎又出現在他們面前,她的那種打扮和手中握的藤杖都與第一次一模一樣。她把藤杖戳在鍋里,說道:“魚啊!還記得舊約嗎?”

  隨著女郎的聲音,鍋里的魚一齊抬起頭來,吟道:

  “你若反目,

  我們也反目;

  你若履約,

  我們也履約;

  你若拋棄誓言,

  我們也奉陪著。”

  女郎聽罷,用藤杖掀翻煎鍋,又回到原來的地方,墻壁馬上合攏,恢復了原狀。

  宰相十分驚訝,道:“這樁事情難以隱瞞,必須報告國王。”于是宰相立刻去見國王,把這件奇怪的事情報告了他。國王聽了,說道:“我非親眼看一看不可。”隨即派人去喚漁翁,限他三天,把那種奇怪的四色魚兒再送四尾進宮。

  漁翁又誠惶誠恐地往湖中去,打了四尾魚,及時送到宮中。國王吩咐賞了漁翁四百金幣,才向宰相說:“來,你親自在我面前煎魚吧。”

  “是,遵命。”宰相回答著,即刻拿來煎鍋,洗了魚,放在鍋中。當他把煎鍋架在火上,剛開始煎的時候,墻壁突然裂開。這次里面出來一個彪形大漢,像一頭牡牛,又像是窩定族②的遺民,他手握一根綠樹杖,粗聲粗氣地問道:“魚啊!魚啊!還記得舊約嗎?”

  話音剛落,鍋中的魚都抬起頭來,回道:“是呀,是呀,我們是履約的。”隨即吟道:

  “你若反目,

  我們也反目;

  你若履約,

  我們也履約;

  你若拋棄誓言,

  我們也奉陪著。”

  黑奴走過去,舉起樹枝,掀翻煎鍋,隨即從墻縫隱去。

  國王仔細打量,見魚兒都被燒得枯如木炭,不禁震驚,說道:“不能對這樣的事沉默不問,這魚必然有奇特的遭遇。”于是他下令傳漁翁進宮,問道:“該死的漁翁,你從哪里打來這種奇特的魚?”

  “從城外山谷中的一個湖里打來的。”

  “由這里去有多遠?”

  “啟稟陛下,大約半小時的路程。”

  聽了漁翁的話,國王感到驚奇。他急于想弄清楚其中的隱情,便傳令部下,立刻整裝出發。于是,國王的人馬浩浩蕩蕩、旗幟鮮明地開出城去。漁翁在前面領路。他們經過郊區,爬過山嶺,一直來到廣闊的山谷中。只見湖泊水清見底,群山圍繞,里面有紅、白、黃、藍四色魚游弋,人人都感到驚奇,因為他們從未見過這樣的景象,所有人都不曾見過這個湖泊。國王問那些年紀大些的人,他們也都說:“我們平生從未見過這個湖泊呢。”

  國王說:“以安拉的名義起誓,我要把湖和魚的來歷弄清楚,才肯回王宮去。”于是他吩咐部下,依山扎營,并對那位精明強干、博學多智、經驗豐富的宰相說:“今天夜里我想一個人靜靜地躲在帳中,無論公侯將相、侍從仆役,一律擋駕。告訴他們,說我身體不好,不能接見,不許把我的真實意圖透露給任何人。”

  宰相遵照命令,小心翼翼地守在帳外。

  國王換上便裝,佩上寶劍,悄悄離開營帳,趁著夜色爬上高山。他一直跋涉到天明,并繼續頂著炎熱,不顧疲勞,連續走了一晝夜。第二天又走了一晝夜,到天亮時,發現遠方有一線黑影,他十分高興,說道:“也許我能遇到一個可以把湖和魚的來歷告訴我的人吧。”

  那線黑影原來是一座黑石建筑的宮殿,兩扇大門,一開一閉。

  國王高高興興地來到門前,輕輕地敲門,卻不見回音。他第二次第三次再敲,仍然沒有人答應。他又猛烈地敲了一會,還是沒有人答應。他想:“毫無疑問,這一定是一所空房。”于是他鼓起勇氣,闖進大門,來到廊下,高聲喊道:“住在屋里的人啊!我是一個異鄉人。我路過這里,你們有什么食物,可以給我充饑嗎?”他連喊了三四遍,仍然沒有人答應。

  他鼓足勇氣,抖擻精神,直闖入堂屋。屋里空空蕩蕩,卻布置得井然有序,一切陳設都是絲綢的,非常富麗,地下鋪著光閃閃的地毯,窗前掛著繡花的帷簾,四間拱形大廳環抱著一個寬敞的院落,院中有石凳和噴水池,池邊蹲著四個金色的獅子,口里噴出珍珠般的清水,院中養著鳴禽,空中張著金網網住群鳥。此地景象令人納悶,卻沒有一個人來和國王交談。奇怪的山岳、湖泊、四色魚和宮殿,國王即驚奇又悶氣。

  沒奈何,他頹然坐在門前,低頭沉思。這時候,他突然聽到一聲憂郁的嘆息聲。聲音吟道:

  “我藏起你那里的一切,

  你卻暴露自己。

  瞌睡從我眼里逝去,

  換來了失眠。

  ……”

  國王應聲站了起來,朝里望去,見大廳門上掛著簾幕。他伸手掀開簾幕,一個青年坐在幕后的一張床上,床有一尺多高。這青年是一個眉清目秀、光彩奪目而且身段標致的青年,正是:

  烏發粉面的俊逸青年,

  晝夜出現在人前。

  不可否認他腮上的黑痣,

  秋牡丹都有一粒黑子呢。

  國王一見青年,欣喜若狂,向他問好。

  那個青年身體端坐著,穿一件埃及式的金線繡花袍,戴珍珠王冠,然而眉目間卻鎖滿憂愁。他彬彬有禮地向國王還禮,接著說道:“我因為殘疾,不能起身迎接你,請原諒我吧。”

  “青年人,用不著客氣,現在我是你的客人了。我是為了一樁重要的事情到你這兒來的。你能把這里的湖泊、四色魚和這座宮殿的來歷告訴我嗎?我想知道,你為什么一個人住在這里?為什么這樣悲哀痛苦?”

  青年人聽了國王的話,眼淚撲簌簌地流下,忍不住傷感地吟道:

  “夢沉沉的人啊,

  時代的主宰叫多少人倒下,

  又有多少人站起來。

  ……

  把一切托付給人類的主宰,

  撇開仇恨,

  不用追溯:

  ‘已經消逝了的,為什么這樣演變?’

  因為啊,命運是一切的根源。”

  聽了這一切,國王感到奇怪,問道:“青年人,你為什么傷心哭泣?”

  “我的遭遇使我怎能不傷心呢!”他撩開袍服,讓國王看他的下半身。原來這青年從腰到腳,半截身體全都化為石頭了,只是上半身還有知覺。

  國王看到這種情況,不禁悲從中來,長吁短嘆著:“青年人,你把新愁加在我的舊傷上了。我原來是為了打聽四色魚才到這兒來,可是現在除了魚的情況外,又要了解你了。毫無辦法,只盼萬能之神安拉援助了。青年人,請把你的遭遇告訴我吧。”

  “我會告訴你的。”

  “我正聽著,你說吧。”

  “我自己和四色魚有著一段離奇古怪的經歷呢,如果把它記錄下來,對于后人倒是很好的訓誡呢。”

  “這是怎么一回事呀?”

  著魔青年的遭遇

  先生,你要知道,先父曾是這個叫做“黑島”的國家的國王,叫哈穆德。黑島的四周群山環繞。先父執政七十年,他死后,由我繼承了王位,并娶了我叔父的女兒。我們情投意合,相親相愛,她敬愛我,以至看不見我就不思飲食。這樣的生活,持續了整整五個年頭。

  一天,她去澡堂沐浴,我吩咐廚師趕快準備晚餐,以便她回來時一同享用。當時我在這座宮殿里消息,兩個宮女分別坐在床頭床尾伺候。由于妻子不在身邊,我感到情緒不寧,躺在床上,輾轉難眠,只是閉目養神。兩個宮女以為我睡熟了,便閑談起來。我聽見坐在床頭的那個宮女說:“買斯,我們的主人可憐極了!他跟我們這個魔法師太太一起生活,真是糟蹋青春呀。”

  “是啊,愿安拉懲罰這個邪惡的女人!”坐在床尾的宮女說,“我們主人這樣青春年少,怎么會娶了這樣一個女人為妻呢?”

  “主人昏庸極了,根本就不管束她。”

  “該死的你呀!主人如果知道她的情況的話,還能不過問嗎?她是背著主人在胡鬧呀。主人每天睡前喝酒,她把麻醉劑放在酒里,主人喝了就會昏迷過去,當然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,做了些什么事,也不知道她從哪里回來。她衣冠楚楚,打扮起來,溜出去,直到清晨才回來,然后她點燃焚香,在主人鼻前一熏,主人才會清醒過來呢。”

  聽到宮女的談話,我又急又氣,臉都黑了。

  傍晚,我妻子從澡堂沐浴回來,我們擺出飯菜,一塊兒吃喝。飯后我們坐著閑談了一陣。天晚了,我照往日的習慣收拾著準備睡覺。我妻子一如往常,吩咐仆人給我拿來酒,親手遞給我。我接過酒后,暗暗地倒掉,然后裝做昏迷過去的樣子,倒在床上,拉過被子蓋上,仿佛已經入睡。這時,我聽見我妻子自言自語地說道:“睡你的覺吧,再不要起來了。我討厭你,尤其是你的形象。我已經厭倦你了,我不知道還要忍耐多久,安拉才來收走你的靈魂,叫你死去。”

  她說完,從容地換上華裝麗服,涂脂抹粉,打扮起來,然后,她拿了我的寶劍,開門出去了。

  我立即跳下床,跟蹤我妻子出門去。只見她出了宮門,穿過一條條街巷,到了城門下,口中念念有詞地咕嚕了些什么,鐵鎖立即自己掉了下來,城門就開了。她溜出城去,我悄悄地跟著她,一路追去,竟走到一群土丘中。土丘中矗立著一座堡壘,堡壘中有一間磚砌的圓頂屋子。我跟進去,爬上圓屋頂監視她。原來她是來會住在屋中的一個黑奴的。這個黑奴的雙唇合成一條線,朝外突出來,穿一身污穢的衣服,斜身躺在一堆甘蔗葉上。

  我妻子跪在黑奴面前,吻了地面,黑奴這才抬起頭,罵道:“你這個該死的家伙,為什么耽擱這么久?”

  “我的主人喲!你不知道,我和我的堂兄結過婚的呀?不過我討厭他,不愿意跟他一塊兒生活。要不是考慮你的安全,我一定會在日出之前毀滅他的城市,叫貓頭鷹和烏鴉四處叫囂,讓狐狼成群結隊,并且把城中的石頭全搬到戈府山去。”

  “該死的家伙呀,你還敢說謊欺騙我嗎?以黑人英雄的名義起誓,我們黑人的豪氣比你們白人可強多啦。從今以后,你還要耽擱遲延、扭捏作態,我發誓跟你斷絕來往,你這個骯臟、下賤、可鄙的家伙,竟然隨意玩弄我。”

  看見這樣的情景,聽了這種談話,當時我氣得昏頭脹腦,整個宇宙似乎都變黑暗了,我仿佛靈魂出竅。

  當時我妻子一直站在黑奴面前哭泣,卑躬屈膝地苦苦哀求:“我的主人喲!要是你惱恨我,那還有誰憐惜我呢?要是你遺棄我,還有誰收容我呢?”她悲哀哭泣著,直到黑人饒恕了她,才歡躍起來,說道:“我的主人喲!你這里有什么賞賜給我吃的嗎?”

  “你去打開那個銅盆吧,”黑人說,“里面有煮熟了的老鼠骨頭,你拿來啃吧,罐里有剩湯,去拿來喝吧!”我妻子果然按他的吩咐,啃了骨頭,喝了殘湯,然后洗手漱口。

  我看了我妻子的卑鄙行為,終于認定她是一個邪惡的人,氣得想自殺。我躡手躡腳地從屋頂溜下來,闖進屋去,拿起妻子帶來的那把寶劍,抽了出來。當時我怒火中燒,一劍砍在黑奴的脖子上,以為已經結果了他的性命。

  我執劍的時候,本打算砍斷那黑奴脖上的靜脈和動脈血管的,但卻只砍傷了他的皮肉和喉管。當時他一個勁地喘粗氣,我認為他活不了了。這時,我妻子卻趁機逃掉了,她并不知道是我干的。

  我把寶劍插回鞘,急忙回城,來到宮中,然后斜身躺在床上睡下。

  清晨,我妻子把我叫醒。只見她剪短了頭發,穿著一身喪服,對我說:“哥哥啊!我這樣做,請別責備我吧,因為我母親病逝了,父親又戰死沙場,兩個兄弟,一個被毒蝎螫死,另一個卻被噎死。我遭遇了這樣悲慘的事,應該哀悼守孝呢。”

  “我不反對你,”我平心靜氣地對她說:“你喜歡怎樣就怎樣吧。”

  從此她終日悲哀,向隅而泣,埋頭守孝。

  一年以后,她對我說:“我打算在宮中修建一座圓頂屋,類似陵墓那樣的形狀,取為名‘哀悼室’,我想一個人安靜地在里面守孝。”

  “你打算怎么辦,”我對她說,“就怎么辦吧。”

  她果然在宮中建起一座圓頂的哀悼室,里面砌著墳墓,看上去就像一座寢陵。之后,她把那個黑奴搬到哀悼室中養病。那黑奴雖然還活著,其實已經成為一個不中用的殘廢。他自從那天中劍受傷之后,只能靠湯水度日,病弱得不能開口說話,眼看就要咽氣了。我妻子從早到晚守著他,哭哭啼啼地安慰他,早送湯、晚送水,不辭辛苦地服侍他。我由于對妻子寬容,沒有追究,讓她在這種情況下過了一年。

  有一天,我趁她不提防的時候,去到哀悼室。見她正哭泣著念叨:“我心里的花朵呀!你干嗎離我而去,不肯再與我見面?我的靈魂呀!我知心的人呀!跟我談談心里話吧。”

  她說罷,接著吟道:

  “你遠走之后,

  我已不存在于人世;

  因為除你之外,

  我的心不屬于任何事物。

  你到任何地區,

  請帶著我的靈魂,我的骨。

  在什么地方住下,

  便在你身邊安葬我的骨。

  你站在墳前呼喚,

  聽聽回聲,

  我的骨發出呻吟,

  和你的聲音呼應。”

  待她吟罷,哭畢,我才突然現身,說:“妹妹!你終日悲哀,也應該夠了吧!再悲哀哭泣下去,你的眼淚可是淌不盡的。悲哀哭泣沒有任何好處。”

  “你別阻撓我!”她說,“你如果一定要干預,我只好自殺了。”

  那以后,我沉默著,任她身穿喪服,悲哀哭泣。

  到了第三年,我對于眼前這樁磨人的事,已經感到無比的忿恨,難以忍耐。有一天,我又走進她的哀悼室,我妻子正坐在屋里她砌的墳前,長吁短嘆,道:“我的主人喲!我好久聽不到你的聲音了。你怎么不回答我呢?”

  她說罷,接著吟道:

  “墳啊,

  墳啊,

  他的英俊逝去了嗎?

  還是被燦爛的景象磨滅了?

  墳啊,

  你不是天,不是地,

  為什么太陽和月亮會在里面匯聚?”

  她向黑奴的贊美和致哀,使我怒火中燒,忿恨更加熾烈,因而忿然質問道:“你到底要悲哀哭泣到哪一天呀?”我繼而吟道:

  “墳啊,

  墳啊,

  消滅他的黑色了嗎?

  或者是那骯臟的景象。

  墳呀,

  你不是池沼、鍋釜,

  為什么會聚集炭灰和渣滓?”

  聽了我的詛咒詩,我妻子一骨碌站立起來,說道:“該死的!原來是你干的這樁壞事情,砍傷了我的情人,摧殘了他的青春,叫他三年來在不死不活的境況中受苦受難呀。”

  “不錯,確實是我做的。”我說著,拔出寶劍,握在手里,走過去預備殺他。

  我妻子聽了我的話,見我決心要殺她,便笑了起來,說道:“滾開!要重演過去的事,那可不容易啊!我不能讓死人復生,但我能夠讓你受罪。”

  于是她張嘴喃喃地念了些什么咒語后,說道:“憑著我的法術,你的下半截身體變成石頭吧。”

  從那以后,我站不起來,睡不下去,下半身是沒生命的石頭,上半身卻是行動自由的活人。我的下半身化成石頭以后,整個城市,包括街道、庭園,也都被她的魔法控制了。城中原來住著伊斯蘭、基督、猶太和襖教四種宗教的信徒。他們著魔之后,全都變成了魚類。伊斯蘭教徒變成白魚,襖教徒變成紅魚,基督教徒變成藍魚,猶太教徒變成黃魚。原來的四個島嶼著魔后,變成四座山嶺,圍繞著湖泊。從此以后,她盡情虐待我,每天打我一百棍,打得我皮破血流,然后在我身上披一塊毛巾,再把這件華麗的衣服穿在外面。

  魔法城的毀滅

  著魔青年談了他的經歷和遭遇,忍不住傷心哭泣,吟道:

  “主宰呀,

  你的判決,

  我甘心忍受,

  只要這是你的意愿。

  他們暴虐、作惡,

  他們侵害、掠奪,

  忍耐吧,

  也許我們可以得到天堂的一角。

  這一切的遭遇,

  使我束手無策,

  寸步難行,

  只祈求著穆罕默德。”

  青年吟罷,國王抬頭望了他一眼,說道:“青年人,我知道這個隱秘之后,可是又添了一重新愁了。不過,請告訴我吧,你妻子在哪里?受傷的黑奴所棲息的墳墓在什么地方?”

  “黑奴睡在哀悼室中的墳墓里,至于我的妻子,她住在隔壁的大廳里。她每天日出時都到這兒來,脫掉我的衣服,打我一百棍,打得我痛哭流涕,聲嘶力竭,不能動彈,然后她才往哀悼室去侍奉那個黑奴,給他端湯送水。待到天一放亮,她就又要來了。”

  “向安拉起誓,青年人,我一定要替我做一件好事呢。我將解救你。”

  國王陪青年人一直談話到深夜,然后才睡覺。

  第二天黎明前,國王脫掉衣服,光著身子,提起寶劍,一直走進哀悼室,室中擺著燈、燭、香料和藥膏。他走過去,一劍砍死黑奴,把他的尸首扔在宮中的一眼井里,然后回到屋內,拿黑奴的衣服裹在身上,手中握著寶劍,倒身睡了下去。

  過了約一小時,那個妖婆果然來了。她先脫去丈夫的衣服,痛打一頓。她丈夫苦苦哀求,說道:“妹妹喲!求你可憐我吧。”

  “你可憐過我嗎?你為我而諒解過我的情人嗎?”她反問著繼續痛打,直打得丈夫皮破血流,自己也精疲力盡,才給他披上毛巾,把錦袍罩在外面。之后,她手中端著一杯酒、一碗湯到哀悼室去,侍奉黑奴。在哀悼室里,她走到墳前,哭著說道:“主人喲!你回答我呀,有什么心事,對我講吧。”

  她繼而吟道:

  “我流了無盡的眼淚,

  但阻塞啊,幾時才能沖開?

  嫉妒者從中作祟嗎?

  那他應感到心滿意足,

  難道你自己在拖延,不讓我們聚首。”

  吟罷,她痛哭流涕,說道:“我的主人,你說吧,有什么話,盡管告訴我。”

  國王壓低嗓子,摹仿黑奴的口吻說道:“唉喲!唉喲!毫無辦法,只望萬能之神安拉救援了。”那個妖婆聽見黑奴開口說話,欣喜若狂,大叫一聲,昏迷了過去,一會兒后,她醒了過來,叫道:“主人喲!主人喲!”

  這時,國王用更微弱的聲音說:“你這個討厭的家伙!你使我病弱,難以恢復呀。”

  “怎么會這樣呢?”

  “你天天拷打你的丈夫,他哭泣的求救聲擾亂了我,使我通宵達旦,難以入睡。他的祈禱和咒罵使我不安,心緒紛亂。若不是你的擾亂,我該早已恢復健康了,因此,我才一直不理你呢。”

  “既然你許可,我饒恕他好了。”

  “你饒了他,讓我們安靜吧。”

  “明白了。”

  她站起來,馬上走進宮去,取出一個碗,在碗里裝滿水,念了咒語,碗中的水忽然沸騰起來。她把水灑在丈夫的身上,說道:“你是因為我的法術而變形的,憑著我咒語的法力,恢復你的原形吧。”她說罷,青年果然霎時恢復了健康,站了起來,他心中無限快慰。

  “滾出去吧,”她罵道:“以后不準你再到這里來,否則我就殺掉你。”待青年離開宮殿之后,她才從從容容地來到哀悼室中,對黑奴說:“出來吧,我的主人,讓我看看你,我會為你的健康而快樂的。”

  “你都干了什么?”國王把聲音壓低說,“你用這樣的方法醫治我,這可不是根本的辦法呀。”

  “我親愛的人喲!什么才是根本的辦法呢?”

  “你這個該死的討厭家伙!島國的國民還都忍受著災難,每到夜靜更深時,湖中的魚都會抬起頭,向安拉祈禱求救,并且咒罵我,這才是我不能恢復健康的真正原因。去吧,你馬上去解救它們,再來救我出去吧,現在我的健康已逐漸恢復過來了。”

  “以安拉的名義起誓,主人呀!以我的頭和眼睛作保,我這就去解救他們。”

  當時她認為真是黑奴在跟她說話,因而高興得昏了頭,立刻動身,興高采烈地跑到湖畔,伸手掬起一捧水,喃喃地念了咒語,湖中的魚突然活躍起來,霎時都恢復了原狀,變為各種各樣的人類。開了魔禁,百姓得到解救,河山城鎮頓時恢復舊觀,人們買的買,賣的賣,農工商賈,興旺繁榮。

  這時妖婦匆匆趕回哀悼室,向假黑奴說道:“把你那雙慈祥的手伸出來,讓我牽你出去吧。”

  “靠近我些。”國王低聲說道,迅速抽出寶劍,猛然一劍刺穿她的胸口,接著又在她腰上砍了一劍,把她劈為兩截,結果了她的性命。

  國王走出哀悼室,去到宮外,跟那位青年國王見面,兩人十分高興。國王祝他脫離困境,青年國王吻著國王的手,表示衷心感謝。國王對他說:“你愿意隨我到我的國家去嗎?”

  “陛下,您知道我們兩國之間的距離嗎?”

  “兩天半的路程吧。”

  “陛下,那是在魔禁下的情況,而現在,我們清醒過來了。其實從這兒到貴國,即使一個健行者,也需要整整走一年呢。您到這兒來只走了兩天半時間,那是因為敝國受了魔禁。陛下,今后我再也不愿意離開您了。”

  “贊美偉大的安拉,他把你賞賜給我。從現在起,你就是我的兒子了,我生平還沒有過兒子呢。”

  于是兩人擁抱著,欣喜若狂。繼而他們去到宮中,吩咐侍臣準備好行李。

  國王旅途所需要的一切全部準備齊后,青年國王這才依依不舍地與老國王一塊兒動身。他選了五十名精壯的侍從,并帶上許多珍貴物品。他們一路上晝夜跋涉,整整走了一個年頭,終于平安來到老國王的國度,派人往京城報訊。

  國王平安歸來的消息傳開時,國民們正因國王已走失了一年多而絕望。聽到消息,國民喜出望外。宰相和國民全都出城來,跪在國王面前,迎接國王歸來。國王在人群的簇擁下,回到宮中,重登寶座。他對宰相敘述了此行遭遇,宰相聽了,非常同情青年國王,并祝他脫出魔禁。之后,國王大擺宴席,款待青年國王和侍從,賞賜群臣。

  國王回國之后,重理國事,處理政務,一切又變得井井有條。一天,他吩咐宰相:“從前獻魚給我們的那個漁翁呢?去請他來見我。”

  宰相遵旨,找到那個漁翁,帶進宮來。國王重賞了漁翁,并打聽他的家庭情況,問他有無子嗣。漁翁如實回答有妻室和一子二女。國王高興之余把漁翁全家接進宮,選擇他的大女兒為王后,把他二女兒配給青年國王為妻,并讓漁翁的兒子做他的司庫官。國王又委派宰相去做黑島國的國王,吩咐同來的五十名侍從護送,前往上任,還讓他帶去許多禮物,賞賜黑島國的官吏。

  從那以后,漁翁一躍升為國丈,他的兒子當上了國王的司庫官,兩個女兒都做了王后。漁翁一家人在宮中有著享不盡的榮華富貴,過不完的幸福生活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注:①大衛的兒子,所羅門著名的神。

  ②古代阿拉伯民族的一支,以身材高大著稱。

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對《漁翁、魔鬼和四色魚的故事》的評論,你還等什么?

必填

選填

選填

記住我,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

◎歡迎參與討論,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觀點。

纽约黑帮免费试玩 现在做装修能赚钱吗 七星彩缩水软件 魔兽世界吧 内蒙古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2017天谕生活技能哪个赚钱 体育彩票36选7怎么兑奖 黑龙江十一选五模拟 2016最火的赚钱设备 足彩半全场套路 极速时时彩开奖历 中央教育台直播福彩 6169彩票网址 金鼎娱乐 快乐飞艇的开奖规律 三头六尾公式规律 山东时时彩网站